个宝资讯

您所在的位置:个宝资讯>综合>陶斯亮:妈,大哥的父亲究竟是谁,这很重要!

陶斯亮:妈,大哥的父亲究竟是谁,这很重要!

发布于:2019-11-11 13:43:32 点击:3672



陶铸和曾治的女儿陶斯亮于1941年出生在延安。她拥有主治医师头衔,曾任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主席、女市长分会执行主席、中国城市发展报告委员会副主席、中国市长(中国市长协会学报)总编辑。

夏明地震死亡

1928年,在蒋介石的残酷镇压下,轰轰烈烈的革命变成了低潮。国民党利用年轻共产党犯下的幼稚错误,煽动土豪劣绅和无知农民暴动,发动了“白带起义事件”。暴民在看到共产党时被杀,革命者流了一会儿血。仅郴州县就有1000多名共产党员被杀。

我母亲的革命领袖和她的初恋情人夏明珍被暴徒捅了几十刀,被发现死在沙滩上。场景太可怕了。这位才华横溢、英俊潇洒的共产党员,虽然此时只有21岁,但已经是郴州中心的党委书记和工农革命第七军的党代表。他们夏家充满了忠诚和英雄的人们。他们的五个兄弟姐妹为英勇的革命牺牲了。大哥是夏韩明,著名的《慈善诗》的作者。

女孩的曾治

这位17岁的母亲目睹了她的新婚丈夫被杀害,她的愤怒几乎让她发疯。然而,她坚强而任性,当她为夏明珍送葬时,做了一个让她后悔一生的决定。她没有去看她亲戚的最后一站,因为她不想让人们看到她的眼泪。她宁愿独自躲藏,让泪水冲破堤坝。

郴州湘南历史起义后,我母亲跟着朱德和陈毅去了井冈山。那些年非常忙碌,直到1988年她才回到家乡。但是烧毁消防站的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。她这次回到家乡去找夏明珍的墓。当她的生命即将结束时,她想向已故丈夫的英雄精神致敬,以便将她未完成的爱情埋葬在心中。

起初,她听说夏明珍被埋在文庙附近的一座山上,但现在哪里都没有文庙!它已经成为一条高速公路。她在山上到处寻找,但再也找不到夏明珍的任何踪迹。烈士的尸骨可能已经变成了铺路的灰烬。“我的心仍然很不安!很遗憾,我最后一程没有去给他送行。”母亲在自传中写道。

又过了十年。1998年3月,为纪念湘南起义70周年,郴州人民在烈士陵园为夏明珍建了一座墓。然而,我母亲此时病得很重,我有责任代表她参加纪念活动,特别是悼念夏明珍的墓。

1998年3月16日,我手持鲜花来到郴州烈士陵园,向夏明珍致敬。这座墓刻有夏明珍的生平。他“1906年12月24日出生于衡阳,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5年,他在广州农民运动研究所学习;1926年,他担任湖南省特别委员会组织部长;1927年,他担任郴州中央委员会党委书记;他是工农革命军第七师的代表。1928年3月12日上午,他逝世,享年21岁”。在他的身后刻有八名烈士,黄广书、何山雨(女)、周碧翠(女)、焦育才和陈代昌,他们与夏明珍同一天去世。陵墓周围还有白色大理石护栏。墓前有两根石柱,上面刻着对联:死者仍在呼唤忠诚的灵魂陈恒云树来表达他们的悲痛;弟弟就像渴望成为铁血之人的兄弟。

从1922年入党到1928年英勇牺牲,夏明珍在短短六年时间里为党取得了巨大成就,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领导人之一。我在夏明珍的画像前献花,怀着极大的敬意和虔诚向他鞠躬三次。我默默地对母亲说:你十年甚至六十年的愿望今天已经实现了。夏明珍从此不再是一个流浪的灵魂。他的英雄精神终于有了归宿。三个月后,母亲无悔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她87岁了。

1954年,曾治和她的丈夫陶铸以及女儿陶斯亮。(新华摄影中心)

谁是大哥的生父?

很长一段时间,我心中深深埋藏着一个问题,那就是,谁是大哥史来发的生父?是蔡协民还是夏明珍?这是根据大哥的出生日期是1928年11月7日,而夏明珍死于那年3月,母亲和蔡协民的结合是在夏明珍死后。根据这种计算,大哥应该是夏明珍死后的孩子,但他出生时的父亲是蔡协民,真正抚养他长大的是石连长。

母亲是大哥的生父并不重要,因为他们都是革命烈士。特别是,她觉得石家被国民党杀害了,但只有大哥,红军的后裔,才应该传给石家。蔡谢明生于观察他的大哥之后,大哥也是井冈山的高级领导人之一。他在井冈山享有很高的声誉。他大哥得到的烈士家属卡是蔡协民的。大哥一生都在井冈山务农,一方面,他在看时嘉的祖坟,另一方面,他在看蔡协民的英雄们。他不认识一个叫夏明珍的人。

直到母亲去世的前几天,我才下定决心要问实话。我说,“妈妈,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。是大哥夏明珍的儿子吗?这非常重要。我父亲有我,蔡协民有春花。然而,夏家几乎挤满了人。他们太小了,还没来得及留下后代就被杀死了。”杀死夏韩明,有自己的接班人“只是烈士们的英雄之言,但是如果大哥真的是夏家的后裔,这对中国革命史上牺牲最多的家庭来说是多么令人欣慰啊!”母亲沉默了很久,突然说:“石来发长得像夏明珍!”“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?”“他们都是烈士的后代吗?不要这么复杂。”我真的不同意我母亲的逻辑。如果我们进行革命,我们就不能谈论血缘关系。

母亲留给孩子们什么

1998年4月4日是这位87岁母亲的生日。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个生日,她在早上6点起床,用油(这是罕见的)擦了擦头,换上一件干净的医院礼服,让我用花装饰房间。十点钟,全家人聚在一起庆祝她的生日。

自从我母亲1995年生病以来,我的二哥春华和他的二嫂童辉一直住在北京的家里,但这次我特别邀请了我井冈山的大哥史久镛。这是我们兄弟姐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庆祝他们母亲的生日。

我妈妈今天有点激动,说了很多话。她对大哥和二哥说:“我为你感到难过,让你遭受了很多痛苦。春花是残疾人,石来发仍然是农民工。但那时,我也无能为力。我还是个孩子,不得不行军打仗。环境非常恶劣。我不能抚养孩子。请原谅我!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母亲对她的两个儿子说这样的话,这两个儿子可能已经埋在她的心里很久了。我早些时候看到她试图用爱的行为来补偿,但是已经太迟了!她和他们都老了!这位母亲从来没有说过温暖的话,今天却能说出如此真诚的话,这表明她总是想着两个因果报应的儿子。

春花哽咽着哭了好几次。他对母亲的感情太复杂了。可以说他是爱与恨的混合体。他充满挫折。我非常同情他。相比之下,大哥要简单得多。他真诚地对他的母亲说,“你白白地养育了我们。你生病时,我们不能照顾你。我妹妹累了。”

母亲去世四个月后,我带着井冈山的两个侄子和侄女去郴州看望夏明珍。如果夏明珍在地下知道这件事,现在他不仅有一个儿子,还有两个孙子,一个曾孙,四个曾孙女儿,还有两个第五代孙子。事情就是这样:以后杀了夏明珍等人!

作者:陶斯亮的《南方周末》

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